注冊

吳士存:謹防美國攪動南海由“治”及“亂”

2021-08-09 04:08:23 環球網 

近來,美國、英國等一些域外國家輪番“上陣”攪動南海緊張局勢,南海形勢也確實呈現出一些令人擔憂的新變化。

第一,美國“南海新政”呼之欲出,其主導的“南海安全多邊主義”漸趨成形。今年初以來,拜登政府在繼承特朗普時期南海政策的同時又試圖推出自己的“南海新政”。在軍事上,美國開啟又一輪軍事部署的大調整,提出所謂“綜合威懾”,并強調“不會允許中國取得軍事優勢”,正在向印太地區部署優勢兵力,包括無人和智能化系統等新的作戰能力,預計南海地區將是此次軍事部署調整的重點。在外交上,美國有意將“四國機制”向南海延伸、擴大,拉攏英、法、德等域外國家配合,拼湊“印太版北約”。7月底以來美國防長奧斯汀、國務卿布林肯及即將到訪的副總統哈里斯密集展開對東南亞的外交攻勢,以及英、法、德軍艦輪番進入南海,都是美國在南海拉幫結派、搞“小集團”的例證。而某些區域內外國家出于各自利益考量,幾近成為美國試圖在南海遏制中國的“跟班”。

第二,“南海行為準則”(以下簡稱“準則”)磋商進程受到域外國家干擾。美國等一些域外國家并不樂見“準則”磋商順利推進和如期達成共識,提出所謂“不得損害第三方利益”的蠻橫主張,通過加快南海戰略戰術調整來阻止中國通過“準則”制定主導南海地區事務,并以由其主導的南海軍事化對沖中國倡導的以規則和機制建設管控危機的努力。

第三,仲裁裁決借尸還魂,南海法理斗爭再度浮出水面。所謂的“南海仲裁案裁決”在事實認定和法律適用上均存在明顯瑕疵,中國與有關爭端國或達成共識或保持默契,力避雙邊關系因裁決而受到干擾。然而,在裁決出爐五周年之際,美國、澳大利亞、日本、加拿大等國援引裁決反對和否定中國的南海權利及主張。8月3日,新西蘭也加入美國陣營向聯合國提交涉南海問題及仲裁裁決的外交照會。這些域外國家的推波助瀾、持續炒作使裁決死灰復燃,其對爭端國間圍繞南海問題的法律分歧無疑是火上澆油。

第四,部分聲索國在爭議地區的單邊行動將對未來南海形勢發展演變產生消極影響。受美國等域外國家蠱惑及出于資源開發和海域主張利益最大化的考量,部分聲索國以仲裁裁決為依據強化單方面主張,企圖以單邊油氣開發固化非法主張,而對中國倡導的海上合作和共同開發或反應冷淡或搪塞應付。

趨穩向好的南海形勢可能逆轉,南海穩定大局可能被顛覆。那究竟是什么原因導致了南海形勢可能再次由“治”及“亂”?答案是顯而易見的,是美國及其盟友置南海和平穩定大局于不顧,蓄意煽動南海亂局,為其在南海強化軍事力量部署制造借口,并將其他“跟班”國家綁在美國與中國對抗的戰車上。

根據美國國會研究服務處最近更新的研究報告,美國在南海的宏觀戰略目標主要包括:履行美國對西太平洋(601099,股吧)地區的安全承諾;維護并加強美國主導的西太平洋安全架構,維護與條約盟國及伙伴國家的安全紐帶;維持有利于美國與盟國及伙伴國的地區均勢;防范中國成為東亞地區霸主等。同時,美國還提出一系列戰術目標,如阻止中國在黃巖島進行島礁建設;防止中國宣布南沙群島領;和南海防空識別區;迫使中國接受仲裁裁決等。

正是在這些狂妄的戰略目標和強盜邏輯的利益驅使下,奉行“唯我獨尊”“強權及公理”的美國,不惜動用政治、經濟、外交、軍事等一切手段興風作浪、拉幫結派,圖謀在本地區造成新的力量和集團對抗,這是近來南海形勢再度出現動蕩不安跡象的根本原因所在。

就地區國家而言,我們本應同心協力,共同維護來之不易的南海和平穩定大局。但遺憾的是,少數地區國家表現出了利令智昏傾向,在中美南海博弈中采取了“事實上選邊站”的立場,心甘情愿成為美國等域外國家攪局南海的“馬前卒”“代理人”。近來,菲撤銷終止美菲《部隊訪問協議》、印尼以“共同捍衛南海航行自由”之名啟動與美“戰略對話”及越美涉南海問題和安全合作領域的頻繁互動等舉措,都與地區國家業已達成的合作共識及維護南海和平的努力相悖,也給未來南海形勢發展蒙上了一層陰影。

南海和平穩定不僅是地區國家期盼,也是整個國際社會的共同愿望。中國與東盟國家應相向而行,為把南海建設成為“和諧家園”而共同努力、付諸行動。

第一,先易后難,在南海海上務實合作上力爭取得新突破。有關爭端國應本著求同存異和區域多邊主義原則,聚焦資源衰竭和生物多樣性退化、海洋塑料垃圾等區域性挑戰,借鑒其他地區海洋治理的成功經驗,協商簽訂“南海環保公約”,建立促進南?沙掷m發展、打造“藍色伙伴關系”的制度性合作機制。

第二,克服困難,在“準則”磋商上力爭取得新進展。今年6月,中國-東盟落實《南海各方行為宣言》(以下簡稱《宣言》)高官會上宣布以線上方式積極推進“準則”案文二讀,并就“前言”部分達成初步一致。8月6日,中方再次重申,愿同東盟國家在《宣言》基礎上,盡早達成有效、富有實質內容并符合包括《聯合國海洋法公約》在內國際法的“準則”。因此,中國與東盟國家應在充分估計“準則”磋商可能面臨困難與挑戰的同時,穩定預期、維系共識,對最終達成各方所期待的“準則”抱有信心和耐心。

第三,合作優先,在南沙島礁建設以公共服務設施為導向上要有新舉措。中國與其他南海沿岸國應將島礁建設的重心從軍事目的轉向民事服務,增加在南海島礁上的民事設施比重,提升人道搜救和海上救援等民事服務功能,打造面向全球的南海區域公共服務保障體系,為維護南海航道的暢通和安全做出新的貢獻。

維護南海和平穩定僅靠中國一己之力難以做到。面對美國等域外勢力強勢介入帶來的威脅,中國與東盟國家應按“雙軌思路”確立的原則,把《宣言》框架下的海上合作搞起來,把“準則”磋商推向終點,以地區國家的精誠團結和有效合作應對域外國家的攪局和離間。同時,我們也要奉勸居心叵測的域外勢力莫再破壞南海和平穩定大局,因為任何試圖顛覆南海和平穩定的行為都是要付出代價的。(作者是中國南海研究院院長、中國-東南亞南海研究中心理事會主席)

(責任編輯:李佳佳 HN153)
看全文
寫評論已有條評論跟帖用戶自律公約
提 交還可輸入500

最新評論

查看剩下100條評論

推薦閱讀

和訊熱銷金融證券產品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與和訊網無關。和訊網站對文中陳述、觀點判斷保持中立,不對所包含內容的準確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證。請讀者僅作參考,并請自行承擔全部責任。

婷婷久久综合九色综合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