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中部地區應做國內大循環的軸

2021-08-11 01:48:25 21世紀經濟報道 

劉守英(中國人民大學經濟學院院長)

中國雙循環新發展格局的經濟地理布局再落一子。繼京津冀、長三角、粵港澳大灣區和成渝城市圈組成的四極菱形后,近日《中共中央 國務院關于新時代推動中部地區高質量發展的意見》(以下簡稱《意見》)的落地,賦予了中部地區作為內核,在打通國內大循環中可以發揮的作用和機會。

實際上,中部地區的軸能不能夠擔得起來,對打通國內的生產、消費、市場的循環十分關鍵,就跟人的腰一樣,是重要的支撐和鏈接點。這是中部地區的一個機會,也是一種責任。

需要說明的是,國內經濟大循環并不意味著封閉,而是像中國這樣超大規模的國家,確實到了該把自身的內需、消費、產業等內部循環打通的階段。所以,在以國內大循環為主體、國內國際雙循環相互促進的新發展格局中,沿海地區仍將更多地參與外循環的競爭,而中部地區可以在國內大循環中發揮關鍵的作用。

中部要做國內大循環的“軸”

從整個中國區域經濟版圖來看,改革開放四十多年來的發展格局,是以出口導向為主,或者說是一個以外循環為主形成的發展格局。因此各地區間的發展機會和發展條件就產生了必然的差異性,沿海地區如珠三角、長三角獲得了更快的發展速度。

在討論中部地區發展的時候,很重要的一點就是要與新發展格局結合起來。對中部地區而言,在上一輪以外循環為主的發展格局中,跟沿海地區相比是處于劣勢的,包括產業的特征,要素的流動性,以及市場環境等,都不足以支撐跟沿海地區的競爭。

我國明確提出加快構建以國內大循環為主體、國內國際雙循環相互促進的新發展格局。這是很大的一個變化,從以外循環為主,轉向以國內大循環為主。對中部地區而言,最重要的是要抓住國內經濟大循環為主的機會。

在新發展格局中,沿海地區的作用更多體現在國際產業鏈價值鏈上的升級,提高國際競爭力,包括企業和產品在國際上的競爭力,繼續引領中國的高質量發展。

中部地區應該起到什么作用?從國內大循環來講,整個中部地區從地理空間、交通樞紐來看,就應該承擔起一個軸的作用,打通國內大循環的中心節點,承東啟西、連南接北。中部地區這個“軸”能不能夠擔得起來,對于國內大循環為主的發展格局同樣關鍵,就跟人的腰一樣,如果腰挺不起來,整個國民經濟的循環也會受到拖累。

圍繞樞紐定位規劃中部的產業和市場格局

明確了國內大循環“軸”的定位之后,用哪些產業來支撐起“軸”的地位,就是接下來需要考慮的事情。并不是說位置處在中部,就能天然承擔起軸的作用。如果沒有足夠的產業競爭力支撐,中部地區就無法承擔起軸的責任,也就沒有利用好這個機會。其中最關鍵的三大產業,是先進制造業、消費類產業和現代農業。

首先中部地區要有最強大的制造,最先進的制造,來支撐國內經濟大循環的現代產業體系。需要研究的是中部地區的制造和沿海地區的制造的差別。沿海地區在上一輪外循環格局中,所形成的產業、產業鏈,基本上是跟國際產品分工體系相銜接,所以沿海地區的產業非常清晰,比如電子等,在上一輪中已經形成競爭優勢的產業,要再進一步升級,提高其在國際產業鏈上的價值鏈。因此沿海地區不會有太重的產業,而是會沿著優勢輕型產業進一步升級。

中部的制造業形態,所起的功能跟沿海地區的不一樣。中部地區需要有一些專業型的,具有支撐性的制造業,比如武漢的汽車、長沙的重工等等!兑庖姟芬蔡岬,中部地區要建設智能制造、新材料、新能源汽車、電子信息等產業基地。

中部需要形成1-2個制造帶,類似于美國五大湖區的 “鋼鐵城”“汽車城”。武漢在近代以來都是一個制造城市,包括在計劃經濟時期,也是中國最著名的制造城市之一。因此,形成以武漢為中心的現代產業制造體系,有很好的推進基礎。

第二是要打通國內大循環中消費的部分。中部地區的產業布局,要從投資主導型增長,轉向以消費為主的產業,以滿足內需市場的增長。這類產業在中部地區有很好的基礎,如武漢、長沙、鄭州,這些城市本身的民營經濟就很有活力。中部地區未來的關鍵,在于保障、促進民營企業、民營經濟的發展,因為民營經濟、民營企業是消費類產業最主要的發展陣地。民營經濟的活力,也是市場活力的基礎。

第三是農業,河南、湖北、湖南三個省還是中國糧食的主要產區,例如河南是小麥主產區,湖南、湖北是水稻主產區,因此中部地區還存擔極其重要的糧食安全的責任。糧食安全和農業農村的現代化,對于未來中部地區在國民經濟循環中的戰略地位非常重要。

這就涉及中部地區的農業工業化的問題,農業需要變成一個現代產業,要有高回報,生產要素要升級,推動整個農業的產業革命。這對于中部地區來說,是提升作為“糧倉”的競爭力的關鍵一招。

對于國內大循環而言,關鍵是要實現市場通、要素通。中部地區在其中可以起到非常關鍵的作用,國家政策層面可以考慮在中部設立全國性的市場中心、交易中心,來作為打通要素市場和產品市場的重要樞紐,促進全國要素市場、產品市場的統一。

打破行政邊界,形成聯結更緊密的中部城市群

中部地區的發展,現在有很好的條件,就是區位、交通、人口和市場。它是交通樞紐,是連接南北的橋梁。中部也已經形成了一些有競爭力的中心城市,例如武漢、長沙、鄭州等,F在的問題在于,整個中部地區的城市發展不成群,不成圈。

“十四五”期間,中國經濟發展的動力還是在城市,城市仍然是創新、財富、產業最主要的發展空間。在全國的城市競爭中,會出現城市群之間的競爭,而中部地區缺少一個領頭城市,把整個中部帶起來的,形成一個成長性很強的城市群。為什么會這樣?

首先,中部幾大省會城市仍然只是以省為單位來規劃城市的發展。比如武漢,主要是湖北的經濟中心,整個湖北的經濟基本上集聚在武漢。長沙、鄭州也是一樣,人口、產業、消費都是以省為單位的聚集。每個城市的分量基本只體現在以省為半徑的重要性。

其次,中部有三個全國性的交通樞紐,武漢、鄭州、長沙都是交通樞紐,行政地位相差不大,但沒有一個帶動性很強的城市。原來武漢是中部地區最強的,現在鄭州、長沙也慢慢發展起來,但城市之間沒有形成聯合,也沒有有意識地從中部的空間來考慮它的戰略和定位。

這些城市以省為單位,行政主導性很強。作為城市,它的輻射,它的帶動,它的連接,都沒有打破行政、打破省會,包括打破思維的桎梏。因此我們看到,中部省份在組建城市群的時候,仍然是以省為單位來構造的,比如湖南的長株潭城市群、湖北的武漢城市圈、江西的“環鄱陽湖城市群”等等。

“十四五”之后以都市圈為單位的城市發展,中部地區這種思路就會顯得比較落后。像長三角一體化、粵港澳大灣區、京津冀協同發展都已上升到國家戰略;西部的重慶和成都,也在推動成渝雙城經濟圈。而中部地區以省會為單位的城市發展,未來會受限制。

因此在討論中部地區高質量發展的時候,行政要打破省界,真正形成都市圈、城市群的發展格局。中部六省應該加強聯結,有意識地推進城市群的建立,在城市群的框架下確立各自的分工和協同。武漢可以作為一個領頭,帶動鄭州、長沙兩個省會城市,再把原先以省為單位構造的城市群串聯起來,形成大的城市群的空間結構,這樣中部就有了優勢。

城鄉融合應該是中部地區的發展形態

由于發展條件的原因,中部地區的發展路徑,跟沿海地區不一樣。因此中部需要琢磨的一盤棋,就是城鄉融合。城鄉融合可能是未來中部地區很重要的一個形態。

城鄉融合意味著不能只有城市,沒有鄉村。中部六個省份,如果最后人口、經濟、財富都集中在幾個省會城市,而鄉村完全死掉、衰敗的話,是要出大問題的!兑庖姟芬蔡岬搅酥胁康貐^發展不平衡不充分的問題。并提出了到2025年,中部地區要實現常住人口城鎮化率年均提高1個百分點以上的目標。

沿海地區的城市發展的同時,鄉村也發展得非常好。這與沿海地區的發展機會有關。在上一輪外循環為主的發展格局下,機會主要集中在沿海,因此很多沿海鄉村也跟著工業化了,成為分享發展紅利的一分子,F在到沿海地區去看,沒有明顯的城市高度繁榮、鄉村衰敗的情況。

中部地區要避免未來只有幾個省會城市,其他的縣級城市和鄉鎮都衰敗的情況發生。因此,在城市發展的過程中,有一些產業應該布局在城市以外的地區,也應該形成一些城市以外的產業發展區域。

縣城的發展,要成為中部地區發展的一個重要場域。此外就是城和鄉之間的連接,在完全農村地區和完全城市化地區之間,應該存在一個城鄉連續體,所有人類社區都置在連續體的某個點上。鄉村適度的集聚和產業的發展,推動城鄉的要素對流,才能形成城和鄉之間相對比較平衡的狀態。

總結而言,中部地區高質量發展,需要立足國內大循環為主體、國內國際雙循環相互促進的新發展格局,承擔起打通國內大循環中生產、消費、市場的“軸”的作用。圍繞這一定位,中部需要重點思考三個問題。一是中部地區要用什么樣的產業,來支撐其在國內大循環為主的新發展格局中的樞紐地位;二是從經濟進程來講,未來整個空間的競爭是以城市群為主的競爭,中部地區如何形成城市能級,打破現有的以省會為主的城市形態,形成一個更大的城市群;三是如何實現城鄉融合,避免出現資源過度集中于部分城市,而鄉村趨于衰敗的情況。這三大塊如果能做好,中部高質量發展就有希望。

(責任編輯:李佳佳 HN153)
看全文
寫評論已有條評論跟帖用戶自律公約
提 交還可輸入500

最新評論

查看剩下100條評論

推薦閱讀

和訊熱銷金融證券產品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與和訊網無關。和訊網站對文中陳述、觀點判斷保持中立,不對所包含內容的準確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證。請讀者僅作參考,并請自行承擔全部責任。

婷婷久久综合九色综合88